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也門亂局:命中註定的代理人戰爭之地

也門亂局:命中註定的代理人戰爭之地

图片说明:也門亂局:命中註定的代理人戰爭之地,。

據也門胡塞武裝(阿拉伯語:’Anār ’Allāh,意為真主的支持者)和已故前總統薩利赫方面的消息,原先結盟的雙方因政見不合於12月2日在首都薩那發生公開火並,並且不久後交火升級,支持薩利赫的共和國衛隊與胡塞武裝在薩那市區展開激戰,造成數百人死傷。正在沙特避難的也門總統哈迪2日宣佈,準備向忠於薩利赫的部隊伸出援手,但還沒等到哈迪與昔日的對手重歸於好,薩利赫的車隊於12月4日在出逃薩那的路途中遇到胡塞武裝伏擊,薩利赫在交火中身亡,縱橫也門政壇33年的一代梟雄就此謝幕。2017年7月14日也門內戰局勢,紅色為國際社會承認的也門哈迪政府的控制區,綠色為胡塞武裝的控制區,白色為基地組織的控制區也門內戰的交戰方再次發生瞭變化,現在混戰的各方是:受伊朗支持的什葉派胡塞武裝、沙特領導的聯軍支持的也門哈迪合法政府和前總統薩利赫的支持者、“伊斯蘭國”與基地組織等極端組織。同時,也門內戰的代理人戰爭本質還在延續——南北對抗外加域外大國(沙特和伊朗)幹涉,同時還有極端組織勢力的滲透。沙特與伊朗這中東兩大國在也門大打出手,不僅是對極具地緣價值的也門的爭奪,更是意識形態與教派方面的沖突:君主專制與神權共和、遜尼派與什葉派。雙方互相試圖從地理上包圍對手,因而沙特的後花園——也門就成瞭伊朗的發力點。遜尼派與什葉派及其分支在世界各國的分佈圖已持續兩年多的也門內戰,實質上是沙特與伊朗在也門的代理人戰爭:借他方之手長本方勢力;流他國之血立本國功業。這已不是也門歷史上的第一次瞭,早在1962年埃及與沙特就曾在北也門短兵相接,民主共和與君主專制,泛阿拉伯主義與泛伊斯蘭主義在此針鋒相對。深陷“阿拉伯冷戰”泥潭的北也門1918年,一戰結束,奧斯曼帝國土崩瓦解。原是奧斯曼帝國領土的北也門宣佈獨立,由已統治當地近一千年的伊斯蘭教宰德派勢力(阿拉伯語:az-Zaydiyya,該派為什葉派分支,但教義上與遜尼派有近似之處)聯合各阿拉伯部落,成立瞭也門穆塔瓦基利亞王國(al-Mamlaka al-Mutawakkilīya),實行政教合一的君主專制統治。1962年的北也門及周邊國傢老牌歐洲列強的國力因二戰而元氣大傷,對殖民地的控制力大為減弱,各類民族解放運動風起雲湧,阿拉伯世界也不例外。其中,埃及在1952年通過軍事政變推翻瞭封建王朝,成立瞭共和國,擺脫瞭英國的控制。此時埃及不僅國力相對其他阿拉伯國傢較為強大,且其國內科教文衛事業的發展水平在阿拉伯世界內一度遙遙領先。有瞭這樣的硬實力與軟實力,埃及總統納賽爾高舉泛阿拉伯主義與社會主義兩面大旗,號召阿拉伯國傢統一起來共同發展,實現阿拉伯民族自決,與以色列及其背後的歐美列強鬥爭到底。在他的號召下,越來越多的阿拉伯國傢走上瞭反抗英法殖民統治與推翻君主專制政權的道路,力圖恢復獨立自主的地位。賈邁勒·阿卜杜-納賽爾,阿拉伯埃及共和國第二任總統,1956年至1970年間在職泛阿拉伯主義與社會主義等意識形態與共和制等政治理念在以沙特為首的君主專制國看來無疑是洪水猛獸,與“傳統”伊斯蘭價值觀與君主專制的政體相左,對沙特等阿拉伯君主政權的穩定造成極大威脅。因此,沙特及其它阿拉伯君主制國傢對埃及極為抵觸,常與埃及為首的阿拉伯共和制國傢在政治與外交等領域發生沖突,力圖維持君主專制與“傳統”伊斯蘭價值觀的影響力。沙特國王費薩爾·本·阿卜杜勒-阿齊茲,1964年至1975年在位政教合一的北也門王國自然也無法在這場“阿拉伯冷戰”中獨善其身,不見起色的經濟與推行緩慢的改革使得國內社會矛盾日益激化,不少人轉投激進勢力,發生瞭多次政變或刺殺國王未遂事件。北也門伊瑪目兼國王艾哈邁德·本·葉海亞,1948年至1962年間在位不僅北也門平民與王室之間的關系頗為緊張,連王室內部也存在著矛盾。國王艾哈邁德·葉海亞與王儲穆罕默德·白德爾在外交與內政等諸多方面存在較大分歧。1958年3月王儲前往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告知埃及總統納賽爾,北也門方面想加入埃及與敘利亞組成的阿拉伯聯合共和國,促進經濟發展並保衛國傢安全。但他的父王則想保住自己的王位,維持自己在北也門的絕對權力,最後也門加入阿聯一事不瞭瞭之。王室內部的政見不合進一步使得北也門不穩定的政局趨於動蕩。北也門王儲穆罕默德·白德爾此外,王室和宗教界之間也齟齬不斷。王儲曾因其與納賽爾的聯系以及偏向社會主義的政治立場而被北也門的宰德派烏理瑪(Ulamā,意為伊斯蘭教學者)拒絕批準其北也門伊瑪目頭銜,使其統治合法性大打折扣。但已是國防大臣、外交大臣、內務大臣兼首相的王儲自然有辦法逼迫其批準他的伊瑪目頭銜。因此,北也門政教合一的體制也陷入瞭名存實亡的境地,北也門政治的兩大支柱王室與宗教界內耗不息,已無力共同維持北也門的穩定。1962年,北也門老國王駕崩,王儲穆罕默德·白德爾即位。他登基後隨即著手進行改革,並與埃及為首的阿拉伯共和制國傢建立更緊密的關系,他任命北也門國內知名的社會主義者與泛阿拉伯主義者——阿卜杜拉·賽萊勒上校為王宮近衛隊司令,穆罕默德·白德爾的此項舉措為埃及進一步幹涉北也門內政提供瞭極大的便利。1963年,阿卜杜拉·賽萊勒檢閱軍隊納賽爾的野心正當北也門國內新王穆罕默德·白德爾登基之時,他原先的盟友埃及總統納賽爾卻意欲顛覆北也門王室,在也門扶持親埃及的共和政權,而他之所以有這樣的企圖,則是出於以下六點的考量:1.1961年埃及與敘利亞組成的阿拉伯聯合共和國解體,埃及統一阿拉伯世界的雄心壯志受阻,這使他個人與埃及在阿拉伯世界的聲望大為受損,急需一場勝利來重塑形象。2.在北也門扶持一個受埃及控制的政權可使已有蘇伊士運河的埃及獲得對曼德海峽的控制權,從而將紅海南北大門的鑰匙都攥緊於手,確保埃及的航運與海上貿易安全。3.對抗帝國主義,將阿拉伯民族從封建王朝與其所依賴的外國勢力手中解放出來,這在納賽爾看來是埃及的使命。4.在沙特南部的北也門扶持共和政權無疑於在沙特後院安瞭一塊跳板,使得埃及能更方便地幹涉阿拉伯半島事務,與沙特展開博弈時更占優勢。5.埃及先前大力支援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對抗法國殖民政府,成功使阿爾及利亞於1962年獨立,這使得納賽爾堅信以埃及的國力和軍力,足以推翻比法國殖民政府弱得多的北也門王室。6.此時,由於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與英國牽頭組建中部公約組織等事件,英法兩個老牌列強之間的關系十分緊張,無力像之前1956年的第二次中東戰爭(蘇伊士運河危機)那樣形成合力壓制埃及。一名埃軍教官教導北也門學員如何使用蘇制莫辛-納甘步槍的刺刀正是在“天時人和地利”的共同作用下,納賽爾躊躇滿志地直接派埃及正規軍入境協助顛覆王室。與此同時,被北也門新國王穆罕默德·白德爾所提拔的王宮近衛隊司令賽萊勒在埃軍支援下發動叛亂,於9月25日深夜率兵占領瞭首都市內的軍火庫、廣播站等要地,並派坦克包圍王宮,同時炮擊寢宮。國王與隨從王宮後花園大門逃跑,流亡沙特。“9·26”革命後,賽萊勒(圖中央戎裝者)與其餘革命者在共和宮前拍合照至9月26日清晨,薩那全城已完全被共和派控制,廣播裡宣佈:穆罕默德·白德爾的王室政權已被推翻,新的革命政府建立瞭。與此同時塔伊茲(Taizz)與荷臺達(Al-udayda)等各大城市也被共和派逐一拿下,隨後阿卜杜拉·賽萊勒召集各部落酋長,宣告阿拉伯也門共和國成立,自己擔任首任總統。共和派政府成員大都為遜尼派,與原先掌權的什葉派王室互不相容。在北也門政變後,埃及方面迅速做出反應支援新共和政權:埃軍將領哈米德於9月29日空降北也門,協助穩定局勢;駐北也門的埃軍也隨即進入戰鬥狀態,配合共和派進攻擁護國王的保皇派。1962年,駐紮在北也門薩那的埃及軍隊北也門的鄰國沙特擔心北也門成為埃及的傀儡,以此為跳板進而顛覆沙特的君主政權,攫取沙特的石油資源來驅動埃及的戰爭機器,於是和同為君主制國傢的約旦聯合支持保皇派,並得到瞭伊朗、土耳其、英國、西德與美國的支持,保皇派遂在北也門北部山區落下瞭腳,美國還多次在沙特吉達舉行空軍閱兵式,以武力恫嚇共和派;與此同時,新生的共和國在埃及的扶持下,拉到瞭澳大利亞、加拿大、意大利、南斯拉夫與以蘇聯為首的整個東方集團的承認。被共和派推翻的北也門國王兼伊瑪目穆罕默德·白德爾一身戎裝盡管各大國表面上看起來劍拔弩張,但都不想在北也門爆發大規模內戰:美蘇兩超級大國擔心北也門的內戰會外溢,升級為整個阿拉伯世界中泛阿拉伯主義者與君主主義者的混戰,打破地區的穩定與均勢;英國此時在阿拉伯半島上還坐擁著南也門、阿曼與停戰諸國(1970年獨立為阿聯酋)三塊殖民地與保護國,同樣擔心北也門的混亂局勢會外溢至英國殖民地,威脅其統治。因而各國一開始一直在積極地進行談判,盡力避免內戰爆發,美國與聯合國都派出特使前往埃及、北也門與沙特等國斡旋,試圖在沙特—北也門邊境建立非軍事區,並派駐聯合國觀察員監督,同時讓埃及逐步從北也門撤軍。埃及軍隊在北也門進行訓練但埃及一邊和美國以及聯合國打嘴炮,說很快就會撤軍,一邊卻在計劃以三階段徹底摧毀北也門的保皇派勢力:首先空襲沙特—北也門邊境地區的保皇派據點,同時控制北也門沿海地帶,並北上攻入沙特的邊境城市奈季蘭(Najrān)與吉贊(Jīzān),封鎖沙也邊境,防止保皇派從海上和陸上獲得外國援助;然後,埃及陸軍在空軍支援下,肅清連接北也門首都薩那的各條要道,以此進而控制各重鎮,將保皇派趕入山區和荒漠中;最後,埃及意圖聯合北也門共和派,安撫並拉攏北也門各地的部落勢力,確保他們不再支持保皇派。埃及毫無誠意的舉動使得美國與聯合國的斡旋以失敗告終,北也門內戰正式爆發。1963年2月,伴隨著埃及陸軍元帥阿米爾與埃及國會議長薩達特抵達薩那,埃軍增兵至四萬人,隨即展開齋月攻勢,由坦克、裝甲車、吉普與卡車組成的編隊從薩那出發,向北面與東面進發,一路勢如破竹。從左至右,薩達特、納賽爾與阿米爾在薩那東南方向25公裡處的一處山谷中,保皇派進攻一處懸崖上的埃軍據點,卻被據點中埃軍T-54坦克打得抬不起頭,被壓制的保皇派軍隊又遭到瞭埃軍的炮擊與空襲,損失慘重。是役後,保皇派軍隊意識到自己在武器裝備方面處於劣勢,無力在正面對埃軍發起進攻,隻得依靠北也門的山地地形伺機伏擊埃軍,但戰果並不明顯。由於戰況甚好,埃軍與共和派的控制區面積越來越大,以致於他們一度樂觀地相信不久就能切斷保皇派的補給線,終結其在薩那東面和北面崇山峻嶺中的存在。埃軍在1963年的兩波攻勢示意圖,實線為齋月攻勢,虛線為後續的哈拉德(ara)攻勢但他們錯瞭,保皇派將原先運送補給的卡車替換為駱駝,不僅避開瞭埃軍的襲擊,還可使補給直接送達車輛難以抵達的山頂,保皇派由此逐漸恢復瞭元氣,展開反攻,從埃軍手中奪回瞭不少戰略重鎮,並對北也門西北部發動進攻。優勢被削弱的埃軍不得不發動第二波攻勢——哈拉德攻勢,隨同約4000名共和派軍隊與來自南也門的雇傭兵向薩那西北方進發,但由於保皇派吸取瞭之前戰鬥中的教訓,使得埃軍的此次攻勢並不順利,同時當地部落的時叛時降給埃軍穩固控制新占領區造成瞭極大的困擾,部落酋長往往拿瞭埃軍的錢與武器,轉手又投入保皇派的懷抱。保皇派遊擊隊在哈拉德攻勢期間繳獲瞭一輛埃軍的蘇制裝甲車此外,英國、法國和比利時雇傭兵及軍事顧問也加入瞭保皇派軍隊的隊伍,在他們的協助下,保皇派軍隊在一次山區中的襲擊中擊斃瞭多名埃軍參謀軍官,成功炸毀瞭薩那機場中的埃軍武器裝備,還摧毀瞭共和派在塔伊茲的據點。勝利的天平由此逐漸趨向平衡,北也門戰局變得日益膠著。在北也門山區中與保皇派一同作戰的英國雇傭兵賠瞭夫人又折兵兩年多來,已有一萬多名埃及士兵戰死在瞭異國他鄉,埃及在北也門的駐軍也已達到四萬人,每天的軍費開支高達一百萬美元,但仍無法對保皇派取得壓倒性優勢,國力本就不濟的埃及已深陷北也門內戰的泥潭,與此同時保皇派卻在逐漸恢復,重奪地盤。為瞭扭轉不利局面,在自己仍握有主動權時結束戰爭,埃及總統納賽爾與沙特國王費薩爾於1964年9月在埃及亞歷山大召開的阿拉伯國傢聯盟峰會上會面,雙方發表聯合公報,一致同意合作解決北也門各派之間的分歧,終結北也門境內的武裝沖突。保皇派軍隊正在試圖擊退埃軍坦克的進攻盡管埃沙兩國的公報在阿拉伯世界受到瞭極大的歡迎,但卻未能實質上終結北也門內戰,因為分別支持共和派和保皇派的168個北也門各部落酋長並不認可各自金主的行為,雙方原定在同年11月初在蘇丹舉行的秘密會議因保皇派遲遲不來(實為拖延戰術,為其軍隊恢復爭取時間)與會而一推再推,未能達成如何分配權力的協議,最終導致埃及及共和派方面失去耐心,於11月底再度對保皇派發動空襲。保皇派於古城馬裡卜附近俘虜瞭一架共和派的直升機當年末及次年初,喘過氣來的保皇派對埃軍和共和派發動大規模進攻。由於共和派實質上在北也門北部僅對薩那等大城市有控制權,而城市之外的廣袤山區與荒漠並不在他們的控制范圍內,因而各大城市間的通訊與交通路線就成瞭保皇派進攻的重點,一旦埃軍與共和派的補給線被切斷,那他們就成瞭甕中之鱉,隻能等著被保皇派從農村包圍城市,逐個擊破瞭。北也門山區中的保皇派營地前北也門王室的諸位王子禦駕親征,在多條埃軍與共和派的交通要道設下伏兵,伏擊經過的補給車隊,戰果頗豐,不少被包圍的埃軍士兵不得不躲在山脈與沙漠中依靠空投補給死撐,有些人堅持不下去後選擇投降,埃軍與共和派因此遭受瞭極大的損失。同時保皇派的兵力卻大幅增長至六萬多,迫使埃及不得不再次增兵至七萬人。1964年四月,納賽爾訪問北也門,其身前敬禮者即為賽萊勒到瞭1965年,埃及的外債已達三十億美元之巨,且貿易逆差達到瞭破紀錄的五億美元,納賽爾不得不一面安撫埃及人民的情緒,一面提高埃及的個人所得稅、奢侈品消費稅與非必需品的關稅,制定食物的最高價格,並對各類交易開征“國防稅”,另外埃及還說服瞭蘇聯免除埃及五億美元的外債,以此換得蘇聯直接幹涉北也門,向共和派提供軍事援助,意為蘇聯可在戰後控制北也門,埃及不再對北也門事務想用絕對主導權。上述行動雖然暫時緩解瞭埃及的經濟與軍事壓力,但戰爭終歸仍在繼續,埃及羸弱的身板卻再也無力繼續支撐幹涉北也門內戰的重擔,埃及國內四起的反對聲以及美蘇兩國的威逼利誘使納賽爾終於意識到時限已至,埃及遂緩慢地從北也門撤軍。1967年八月,以色列突然發動第三次中東戰爭,在短短六天內擊敗瞭埃及、敘利亞與約旦等國的阿拉伯聯軍,占領瞭整個約旦河西岸、西奈半島以及戈蘭高地,一時間使得埃及本土遭受到瞭前所未有的威脅,沒錢又沒兵的埃及不得不加速從北也門撤軍來拱衛本土,中止對北也門的幹涉,以此換得沙特中止支持北也門保皇派,並與科威特等國一道每年向埃及提供2.66億美元的援助。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新控制的領土(肉色)保皇派趁機反攻,北也門陷入混亂,政局動蕩,北也門總統賽萊勒的官邸遭共和派內部異見分子襲擊,其本人安然無恙,但其已無法控制愈發混亂的局勢,不久後北也門共和派內的異見分子又聯合部落酋長發動政變,正式廢黜瞭賽萊勒的總統職位,共和派的內耗給瞭保皇派趁亂進一步擴大地盤的良機。1967年北也門局勢,黑色為共和派控制區,紅色為保皇派控制區1967年11月,前北也門王室副王儲穆罕默德·本·侯賽因率部包圍瞭北也門首都薩那,向其發動總攻,但失去瞭沙特支持的保皇派卻沒有足夠的彈藥補給長時間圍困薩那,同時卻遭受著由蘇聯援建的北也門空軍日以繼夜的空襲,久攻不下,損失慘重。最終於1968年2月,保皇派被迫停止圍困薩那,一路潰逃至山區中,從此實力大減,於1970年徹底瓦解,共和派最終贏得瞭內戰的勝利。結語長達8年多的代理人戰爭總算結束瞭。一方面,出兵出錢的埃及本可慢慢取得北也門的控制權,但其欲速則不達,埃及羸弱的國力使其在戰爭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賠瞭夫人又折兵,不僅沒能如願把北也門變成自己的傀儡國,還背上瞭巨額外債,國力大減,被以色列在第三次中東戰爭中大敗,在阿拉伯世界的威望掃地。同時,對北也門的幹涉也暴露出泛阿拉伯主義在埃及手中最終演化成瞭埃及謀求阿拉伯世界霸權的工具,而非實現阿拉伯世界和平、統一與進步的良藥,致使阿拉伯世界的統一運動從此陷入瞭停滯。用外邦人的錢,與兄弟內鬥爭奪領導權取代瞭一致對外、逐步統一、共同發展,共和制與君主制阿拉伯國傢彼此猜忌不止,對抗不休。阿拉伯世界在各國內耗,加之域外大國與“公敵”以色列的共同作用下更為破碎化,越來越難以統一。阿拉伯世界共有22個國傢另一方面,阿拉伯也門共和國不僅擊敗瞭支持前王室的保皇派,鞏固瞭政權,而且還擺脫瞭原金主埃及(忙於抵禦以色列)與蘇聯(忙於支援北越)的控制,得以實行中立的外交政策,此外還得到瞭沙特等阿拉伯君主國的國際承認,其政權獲得瞭合法性,但同時前王室成員被被排除在共和國政府之外,無權參政,致使占也門人口一半多的什葉派對遜尼派主導的政權支持度並不高,為後來北也門的動亂以及南北也門統一後發生的多次內戰埋下瞭教派沖突的禍根。如今控制也門北部的胡塞武裝成員與已逝的也門前總統薩利赫,與北也門前王室同樣信奉什葉派宰德分支,和信奉遜尼派沙斐儀分支的也門現任總統哈迪針鋒相對。由於北方的什葉派民眾與南方的遜尼派民眾人口數大致相等,而教派觀念濃厚的選民更傾向支持與自己教派相同的候選人,因而在一人一票的選舉方式下,無法選舉產生雙方均滿意的政府,導致任何處於輕微劣勢的一方都會對結果極為不滿,將會積極參與政治反對活動,甚至參與武裝叛亂。加上也門國內部落的勢力仍十分強大,部分部落不僅政治與經濟影響力巨大,足以左右選舉結果,而且還擁有自己的武裝,平時包圍傢園,戰時割據一方,因而也門國內任何微小的摩擦在國內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都極有可能升級為部落乃至教派間的沖突,最終演化為內戰。而也門極為重要的地理位置使任何域外大國都會對其產生興趣,並利用其內部宗教與意識形態等方面的分歧煽風點火引發也門國內沖突,大打代理人戰爭來獲取對也門的主導權,如今沙特和伊朗積極幹涉也門內戰就是如此。消滅瞭薩利赫的胡塞武裝在面對沙特領導的聯軍的幹涉時隻會更加強硬,而失去瞭政壇“穩定器”——薩利赫——的也門將更難從內戰泥潭中脫身。也門的亂局在可見的未來內難以解決,恐怕目前的內戰結束後,尚未建立起公民社會的也門所面臨的抉擇隻有按教派與意識形態的對立而重新分裂為南北也門兩國,或者等待下一次內戰的爆發,這也許就是也門的宿命。參考資料:1.Dresch, Paul (1994-01-27). Tribes, Government, and History in Yeme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480. ISBN 978-0-19-827790-3. OCLC 19623719.2.Dresch, Paul (2000). A History of Modern Yemen.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521-79092-5. OCLC 43657092.3.Hart-Davis, Duff (2011). The War That Never Was. Random House. ISBN 978-1-84605-825-7. OCLC 760081166.4.Jones, Clive (2004). Britain and the Yemen Civil War, 1962–1965: Ministers, Mercenaries and Mandarins: Foreign Policy and the Limits of Covert Action. Brighton ; Portland Or.: Sussex Academic Press. ISBN 978-1-903900-23-9. OCLC 54066312.5.Oren, Michael B. (2002). Six Days of War: June 1967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7–13, 39, 40. ISBN 978-0-19-515174-9. OCLC 155856672.6.Orkaby, Asher (2017). Beyond the Arab Cold War: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y of the Yemen Civil War, 1962-68.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19-061844-5. OCLC 972901480.7.Pollack, Kenneth M. (2002). Arabs at War: Military Effectiveness, 1948–1991. Studies in war, society, and the military. Lincoln, Nebraska: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p. 698. ISBN 978-0-8032-3733-9. OCLC 49225708.8.Safran, Nadav (February 1988). Saudi Arabia: The Ceaseless Quest for Security. Ithaca, New York: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8014-9484-0. OCLC 16833520.9.Schmidt, Dana Adams (1968). Yemen: The Unknown War.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LCCN 68024747. OCLC 443591.10.Small, Melvin; Singer, J. David (1982) [1972]. Resort to Arms: International and Civil Wars, 1816–1980 (2nd ed.). Beverly Hills, California: Sage Publications. ISBN 978-0-8039-1776-7. LCCN 81018518. OCLC 7976067.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黄色美女网站午夜高清无码_无码自拍_绿色内衣的日本av--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也門亂局:命中註定的代理人戰爭之地

文章地址:http://www.yumebLo.com/article/30.html
有关热门【也門亂局:命中註定的代理人戰爭之地】的标签